Resident Blog

海德堡之二
2018.04.23

在换了一趟车之后,有个车票调查员刚好找到我们,记录我们的车票和出行目的,问我们是从哪里来,是来观光的游客吗? 他说我们是来出差顺便来玩的。第一次遇到不只是查票还要做调查的德铁工作人员。因为我事先都查好路线了,所以到了海德堡之后一路很顺利,天气预报这天会下雨,不过白天只是有点阴但是天气也非常舒适。我说我们可以做有轨公交或公交车直接到市中心,他说他喜欢走,于是我们就一起走。他手插在大衣口袋的时候,我试着把手挽过去,他说这样不好吧,我说我们不是好朋友嘛,他没有再拒绝。因为天气还有些凉,所以把手挽过去,那个位置可以感受到他的体温,特别暖,他大衣的材质也很舒服。我也只有机会享受了那么一下,现在想想,有些遗憾,就因为他说我们是同事。接下来的不想写了,我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分,他还算保持风度,只是说话生气的时候脸会比较凶,但也一路和我走下来,跟我聊他的事聊工作聊电影聊运动,果然我还是不够成熟,性格糟糕。

内卡河海德堡

哲学之路哲学之路

我因此纠结了半个多月,不知道他又会不会多少想到些什么。他在回到路德维希堡站的时候跟我说お帰り,在他回日本后说的是ただいま。我有点遗憾地说,从第四层梦境回到第三层,之后还要回到现实好伤心。他说也不会那么糟啦,我想到要回日本还是挺开心的,我说嗯,日本还不是现实,还只是第二层,其实我是失落的。毕竟跟他分开后,他是要回巴黎见家人,在家渡过假日,回日本后会回到有同居女友的家。而我只能继续在德国独自旅游,然后回到日本后继续独自工作与生活。这是我自己选择的,我跟他说我基本都是一个人的状态,一个人生活一个人旅游,其实这么说的时候,内心还没有真的放下。

他跟我吃完最后一顿晚饭要分开回酒店的时候还跟我说,你明天玩的开心,要多照些照片啊。我想着我照不照又没机会跟你分享了,你说这个有什么用,就没给他好脸色,直接说了byebye就走了,我后来也在想这个byebye给人的感觉是怎么样的。他会怎么想我这个人呢,也可能,他根本就不会再有闲情逸致想到我的事了。人被人喜欢被人讨厌,都好歹说明被那个人在乎着,要是连想都没有再被想起,那大概才是最大的悲哀吧。

回来后刚好看到一篇文章写爱情与亲密关系是什么的文章,说爱情就是你给予对方伤害自己的权力,觉得很有感触。确实,如果一个人你根本就不在乎他,他本是伤不到你的,你根本就不会去关注他。正是因为你喜欢了在乎了某个人,才会因此而开心或生气受伤。这些伤痛反应了你在意这个人的程度。而我这次呢,其实是我给了他一个选择的权力,我问他可不可以这样可不可以那样。其实本来我应该也不会很在意这个人了,却因为自己把这个权力抛给了对方而受伤。好处是,本来这次一起旅行,如果相敬如宾很顺利地进行下来,肯定转眼也就淡忘了,正是因为加入了一些波折,我才会纠结那么久而忘不了,还要拿出来反复回味。以前那些来追你的,把选择权交给你你拒绝了的,之后反而就不会在意,就那么淡忘了。人和人在一段感情与经历中的关系还真是不平等,看你想获得什么,从而相应地把自己放在什么位置。

想来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这样的期待与闲情逸致了。当年毕业开始工作以后,就失去了跟M一起观光旅游的兴趣,明明在那之前还很期待跟他一起旅行。去年K从美国来日本找我,我也觉得一起观光旅游简直是个负担,浪费时间金钱心力。去年在美国,今年在塞班和在德国,想着的都是自己怎么安排行程怎么自己玩儿。时隔四年多,还能再有这样的遭遇,不管好坏,也得感谢人生的偶然和生活给自己带来的。

这周在好友的推荐下听了吴雨霏的《吴哥窟》,看了《花样年华》,原来两个人的感情和气氛可以是这样的。还在回忆之前的这段故事,可是到底哪些是真实,哪些只是我的幻想呢。我可以从很多不同的角度去解读它,但是我却永远都不能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了。叹息。
Date posted :
2018.04.23
Poster :
Pupu

Author profile

Born in Beijing, studied in Kyoto, working in Tokyo.